夫桑

随手做图。崔尹是,所爱隔山海,山海亦可平。

真实哭泣呜呜呜

深夜烦得睡不着觉。事情都过去了其实没什么好细想的,可我就是过不去这道坎。不想让人知道也只有lof可以发一发。
在摄影上一直自尊心强也一直有点郁郁寡欢不得志,得失心很重。因为是难得的特长所以真的很过不去。身边人也无法倾诉。想买新镜头也开不了口。
很想学着不妒忌学着淡然。我喜欢的人都是不染尘俗的人,我也想。

不舍得……我向来优柔寡断,深夜更是思绪繁多而脆弱不堪……割舍是很难的。我娘原来是真的不舍得天真梨花的…有时想想现实怎么这么痛苦…

说不难过是假的。真到有人拍下付款的那一刻,还是舍不得。当初许下的诺言都未实现,不是对不起它是对不起我自己。还是喜欢,但没那么喜欢。现实又眼前挥之不去。我的喜欢很轻易但长久,不是能驱散的东西。我也想停止喜欢,彻底地离开。

想来想去也就lof可以发一下我矫情的文字了。
听见喜欢的女孩子夸赞我的青梅,再联想到我被拿来和青梅做比较,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失控感。觉得这样的自己非常差劲,没有谁是属于谁的。恋人不是附属品,朋友更不是所有物。单方面认定自己同她关系亲密,不过是自我感动。我还是孤独一人。甚至连猫都快不是我的猫了。这时候就体现了养偶养娃的好处,能给我十足的安全感和拥有感。

以前认为杜鹃是风尘俗人,颜色太浓,花开拥挤,直到我见到了白杜鹃。

今年的去的和很多年前的花。



lof能发十张真的太好了(。

相思一夜梅花发

青瓷莲花尊

终是得见。

去年在朝天宫做志愿者的时候,背到过关于它的讲解。

从上至下,用各型莲瓣装饰。南北朝佛教珍品。

但等我第一次踏入展厅时,它所在的展柜里已经被放上了外借的标示。再后来,里面住进了三国的另一件青瓷。

执念已消。